cp瞎吃,一个混迹在欧美圈的国产剧爱好者,老年人习性,听小曲看相声。

【林秦】我心安处

#ooc是我的,爱是他们的

#如果有一个人,在打完篮球时第一个找你,在拍合照时忍不住看你,大概就是真的真的好爱你了吧!

#喜欢的话点个小红心小蓝手,有啥想说的在评论区讨论啊!



说实话林涛不太习惯这种场景。


 

他人很活泼,什么人都能搭上茬儿,看着挺适合聚会一人,其实每次上领奖台都显得有些局促,总忍不住拿手去搓自己那两撇小胡子,恰好和大家嘴里的高岭之花形成对比——秦明领奖,自带气场,肤白貌美,冷若冰霜。于是每次林涛上台前都央着秦明坐的靠前一些,好歹自己看他方便点,也不那么紧张。大宝冷哼一声,心道根本就是假公济私,就林涛那5.0的视力坐哪儿看不见?不过是想看秦明为他骄傲鼓掌而已。

 

 

这次林涛带领队里联合云南警方,在边境处抓捕一个跨国贩毒的组织,由于境外势力的影响,逮捕工作束手束脚,林涛冲在前线,差点没被最后爆炸的气浪震碎。不过好在九死一生,人还是回来了,在病床上躺了半个多月,领奖的时候林涛病容还未完全消去,看起来有些清瘦,原先秦明送的戒指缠了几圈细密的红绳才能牢牢地扣住手指。

 

 

秦明和身边的同事打了招呼,想了想也没坐下,直接站在了侧边。林涛一抬眼就看见了他,那一身警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极为规整,连一个褶皱都没有,和平日他穿三件套的样子并无不同。他的眼神平和,像风穿过松林,被吹落的雪四散满地。林涛望着他,就像是踩在了柔软的松针上,他知道的,秦明用自己全部的爱意,紧紧包裹住他,那平和的风中,是欲说还休的深情,是沉默以对的包容,自静谧处来,向他心深处。

 

 

林涛接过勋章时敬了一个极其标准的军礼,他的唇抿得紧紧的,目光锐利,然而眼眶已经泛红,中间有热泪涌动。这一枚小小勋章,混合了多少警务人员的血与泪,这是踩在无数人肩膀上才拿到成就,每一步都是一个溢出鲜血的脚印。

 

 

太重了,也太苦了,可总要有人承受,总要有人背负,不能倒下,不能退后。

 

 

既无殉道者,怎可为大成?

 

 

他从台上下来,久站后身形有些僵硬,还未好透的腿吃不了力,但没一个人伸手搀扶,只是目送。林涛和每一个人点头致谢,坐回了刚开始给他留好的位置。他回头张望,迫切地想拉住一个人的手,向他讨一个拥抱。然而那个人还站在侧边,瞪着眼向下挥了挥手示意他安静。林涛委屈地瘪了瘪嘴转回了头,看着台上领导讲话。

 

 

结束后林涛带头鼓掌,然后立刻窜了起来,冲着外面一瘸一拐地奔了过去,中间夹着的同事都向他道贺,伸手和他击掌,还有互相碰拳的人说着祝福的话,一时间堵了他的去路,他只能和身边的人胡乱寒暄,探着头往外围看。

 

 

在纷乱人群中,秦明立在那儿,既和他人一样,又和他人完全不同。

 

 

他站在那里,像是亿万星河流过,在他身边拉出长长的缺口,声音被吞没,剩下的是他穿过太古宇宙的目光和温和的笑。

 

 

他敷衍地略过击掌庆祝的人,目光就落在那人身上不曾移动,然后是一句“恭喜”和毫无保留的拥抱。

 

 

这千万人庆贺都和我无关,只有你,值得和我一起走过前程似锦。

 

 

 

他想起多少年前,他俩还是毛头小子,秦明尚未学会掩饰,眉宇间带着点少年人的故作深沉的阴郁,极力避免和其他男生勾肩搭背。他冲过去,硬是挤到了秦明身侧,搂着他的肩膀笑得露出了一口白牙。所有的隐晦爱意都在烈日之下蒸腾而出,在这白日昭昭中竟也显得稀松平常,和身边秦明的柠檬味洗发水搅在一起,让林涛动荡的心有处安放。

 

 

秦明伸手要拍下他的手臂,却被林涛拉着让他看镜头,只得小声说了句爪子欠,倒也不挣扎了。于是高中的所有都定格在那一瞬间,班里的姑娘笑得眯起了眼,各色的发卡在阳光下极为生动;男生勾肩搭背,拽着自己的好友表情搞怪,呲出的白牙晃得直反光。所有人都望向镜头,似乎是从那小小镜像中看到了一切对于未来的珍重。



唯有林涛,他忍不住侧头,看向了秦明精致的侧脸,在阳光下能看到细细的绒毛,耳廓依稀还能看见青色的血管。

 

 

后来林涛想想,这大概就是自己想要珍藏一生的人吧,定格前的目光,抱紧的肩膀,未来道路上的光亮,千言万语,不过是你。


2018-12-04
评论(4)
热度(76)
© 一只滚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