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瞎吃,一个混迹在欧美圈的国产剧爱好者,老年人习性,听小曲看相声。

【林秦】那时年少

一个十分彻底的AU,私设如山,设定青梅竹马,年少轻狂,父母无恙,人生还长。
ooc全是我的,爱是他们的。
不长,甜的,灵感来源于生活。
看过给我点个小心心吧,当然评论我会更高兴,爱你们。
本来打算认认真真地写大学au的,但我发现我可能坚持不下来写中篇,放弃了,毕竟我怂。


1

秦明和林涛在一起可以说是众望所归。

你觉得如果不是真爱,能让一个死洁癖帮着洗球服,而且还能忍受你一身汗涔涔的时候一个大大的拥抱?你觉得如果不是真爱,能让一个恨不得黏在床上的人风雨无阻起床只为给另一个买早餐?

呸,说出来皮皮虾都不信。

虽然这俩都是一米八几的大老爷们儿。

但这不影响,谁讲说谈恋爱还管你身高的?这句话是林涛说的,秦明也没觉得不对,就点了点头,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赵大宝在旁边狂翻白眼,啥玩意儿啊你俩重点是这个?明明是在大老爷们儿上了!你们这群基佬的脑回路我也是搞不懂。但人俩根本不鸟他,秦明看着书喝了口豆浆,咬了一口包子觉得不好吃,顺手扔给了林涛,林涛习惯性接过来三两口就吃下去了,配合流畅,严丝合缝。这一幕气得(没吃饭也没有女朋友的)大宝趿拉着拖鞋啪嗒啪嗒地冲到了一楼的自修室,二位厉害,我眼不见为净还不行?那响亮的拖鞋声充分诠释了“老铁扎心了”的内涵。

秦明优哉游哉继续自己的晨读+早餐,林涛则继续自己看媳妇+吃剩饭的大业。

嗯,你们两个可以的,恋爱的酸臭气太刺鼻。



2

要提林涛和秦明,那真是无话可说。林涛五岁的时候秦明和他父母一起搬来现在的小区,林涛作为这一片的扛把子那是必须来探探虚实立个威的,带着几个心腹伙伴,稀稀拉拉往楼下跑,结果刚到楼下,还没等摆好姿势,自家老妈从身后冒出来,一掌就呼到他脑袋后面,摁着他脑袋就说:“你这成天跟个野猴子似的,一天不管你你还反了天了!你就不能好好跟对面家的秦明学学。”这一下打得林涛猝不及防,再加上本来就怕自家老妈,一下就怂了,秦明这时候恰好打路口回来,和他们打了个照面。

完了,立个屁威啊,街区扛把子让自家老妈给打得像个傻子。

林涛气得不得了,心里转了九九八十一个弯,就琢磨着啥时候整秦明一趟,让自己这么丢脸,这可一堆小弟呢,以后谁还跟他混?林涛气愤地转了转头,从自己妈的魔爪里救出自己的脑袋,然后看向那个罪魁祸首,可这看清模样,那一下就泄了气。

完了,这么好看的小姑娘,是注定了要当街区扛把子的压街夫人啊!哪儿下的去手啊!

然后没等林妈妈先张嘴,林涛先蹦上去和人家秦明打招呼了。

秦明可能还没反应过来,就呆呆站在那儿,两只小手紧紧地攥着书包带,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往后仰。林涛那家伙开心的不得了,么哒上去就是一口,然后把自己手里刚从其他人手里缴获的糖硬生生塞到秦明还在攥着包带的手里:

“小妹妹你长得真好看。”

秦明有些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脸开始涨红,非常气愤地把糖塞回了林涛手里,“我不是女生!”气得声线都不稳了,奶声奶气的,倒有点像撒娇,然后嫌恶地擦了擦自己的脸颊。

这回换林涛木了。木呆呆地看着秦明撞开自己回家,心里全是那句“我不是女生”。

哎,一颗真心,终究是错付了啊。

“林涛你可以哈当着我的面欺负明明!你要是哄不好明明今晚别回来。”林妈妈捏着林涛的耳朵,恨不得直接让他悬空。

得,扛把子彻底没形象了。

全怪秦明,长得这么好看干什么!

但第二天我们林涛就想通了。那电视剧里压寨夫人啊,武林盟主的媳妇啊,哪一个不是要最好看的?压街夫人好看就成了啊,谁说非得要个女的?这整个小区还有比小秦明更好看的?男生女生也是秦明最好看啊!

然后这一段孽缘就开始了。



3

“嘿嘿嘿你说这么多年要是没你,我这作业可能十次有八次交不上。”林涛把秦明思修的作业抽出来调了调顺序抽了几句话又删删改改变成了自己的,啪地一合本子就窜到秦明旁边,死皮赖脸地非要和秦明坐在一个凳子上,手里还晃了晃高数书,“帮我看看呗,马上考试了。”秦明撇了他一眼,不耐烦地用屁股拱了他一下,又翻了一页手里解剖学的书。

林涛毫不气馁,再次蹭了过去,直接把秦明搂到了怀里,秦明眉毛拧得都要抽筋,拿着手里的草稿纸一巴掌拍到了他的脸上。

之后林涛隔着纸亲了他的手心一下。

“……”

“很热,你烦不烦?”秦明脸红了一会儿,憋出了一句。

“嘿嘿嘿我开空调。”

“……”

烦。

如果男朋友像大狗,粘人撒娇还不要脸怎么办?

没办法。自己选的傻狗,自己忍着。

秦明叹了口气,然后自暴自弃地找了个舒服的方式窝了进去,拿起林涛那本高数书,翻到林涛折页的地方一板一眼地讲了起来。

秦明在讲,林涛在听,窗外的猫在看。

虽然后来秦明没再被这样抱在怀里,但拥抱自己的这个人和自己走过了不知道多少个秋冬春夏,把这份爱拉长到了多少光年。

有澄澈的天空,大张着嘴的懒散猫咪,还有阳光里头发翘起的你。



4

“林涛,局里让做一个法医的公众号,一会儿关注一下,影响这个月奖金。”秦明低头写着结案报告还不忘记提醒林涛给自己点个关注。

林涛摸着自己的小胡子,笑得露出一口白牙,一边应着一边去翻看历史记录。内容不多,都是一些以前的案子,大多集中于验伤,不时夹杂几张秦明解剖的图片,林涛仔细地看了看,发现一有我们秦大法医的照片,这篇的点击率就会出来个小山包。

哎,看人呢还是看案子,气。

然后林涛酸了吧唧地点了关注。

自动回复也很秦明:谢谢您的关注,专业性问题可以在下方留言,不定期回复。

完全公事公办的话,但是林涛知道,秦明肯定特认真的都看了,只不过回的是真有问题的。

林涛看了一会儿,秦明还在写写写,完全不理他,闲得无聊,干脆重新退回页面,点了一下左下方的语音键,转成了打字界面,然后打了一句:

我爱你。

然后撑着下巴看着秦明工作。

这么看着他有多少年了?记不清了,大概从小就这样,看着小秦明写作业,看着中秦明给自己讲题,看着大秦明写着案件分析,未来还
要看着老秦明退休和自己一起种花养狗,想想还挺好,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带着苍老的躯体和依旧炽热的爱与挚爱走向人生尽头。

这一生,真完美啊。

林涛想得认真,看着秦明的眼睛也没了焦距,盯着秦明失了神。

秦明放下笔,抬头刚想和林涛讲话,就看见这人看着自己走神,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傻了吧唧的。秦明失笑,也没着急叫他,顺手翻了翻自己的手机,就看见公众号页面上林涛那个傻狗头像,

“我爱你。”

这人,万一不是我管理公众号呢。秦明有一点生气。和谁都敢耍流氓?后来想想,又有点脸红,不正经,上班也不认真。

当然,这是个飞醋,毕竟给林涛俩胆儿林涛也不敢调戏别人。大不了就让大宝看到呗,那能有啥,小姑娘披荆斩棘啥大风大浪没见过?大宝甚至还能脸不红心不跳地给秦明转达一遍林涛的意思呢!

“好好上班,别乱说。”秦明回复了一句,头像是林涛软磨硬泡逼着他改的偷拍的他模糊的侧脸,还说什么“公众号嘛必须用一个很有神秘感的照片吸引人注意”。

谬论。

但还是默默地改了。

林涛微信响了一下,惊得他一抖,然后立刻低头看起了秦明的回复。果不其然,林涛瘪了瘪嘴,有点委屈,立刻一个狗狗眼投向了秦明。秦明看着林涛的眼睛,不得不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像当年一样叹了口气,顿了一下,又回到了微信界面,

“我也爱你。”

林涛低头看了一眼,然后惊喜地抬头,正好看见秦明嘴角牵起的小小弧度,然后对上了秦明的眼睛,温温柔柔的,像万千星尘凝于其间。

秦明冲他抬了抬下巴,“吃饭。”

林涛屁颠屁颠跟了过去,臭不要脸地凑上去亲了一口,气得秦明一巴掌就拍了上去。

然后林涛在秦明的掌心亲了一口。

像当年一样。

后来秦明也常常想起他们两个的年少时光,总觉得好的不像真事,没有什么吵架出轨大打出手(让别人)怀孕堕胎流产,一点也不狗血,连俩人出柜两家也就消沉了一两个月,后来还是接受了,又因为两家离得也不远,那真是每逢佳节必聚餐,聚餐之后必训话,大部分是两方家长教训自家傻儿子要照顾,体贴对方,搞得林涛和秦明两脸尴尬。

总觉得自己的生活太美满了啊。秦明想着摸了摸自己光洁的下巴,眯起了眼睛。
之后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奇怪,美满不好么?爱人常伴,父母康健,挚友真诚。可总觉得活的像另一个人生。
算了,就算糟糕也是其他时空的我。秦明自嘲地笑笑,暗道自己什么时候居然还杞人忧天起来了。

但还是希望你们每个人都像我一样幸福。

林涛拎着秦明的公文包在前面走,没事儿就回头凑到秦明耳边和他讲几句话,秦明也没躲,不时插上两句,就像最普通的一对爱人。身后的光影变幻,似乎和当年的两人交接,那时年少,抽长的身条和瘦弱的肩膀,荒腔走板的歌,情真意切的人。

2017-04-16
评论(14)
热度(86)
© 一只滚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