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瞎吃,一个混迹在欧美圈的国产剧爱好者,老年人习性,听小曲看相声。

[林秦]恋爱中的人可能都是傻子

ooc是我的,爱是他们的。我只有一个脑洞和渣渣的文笔。希望他们甜甜甜!一般不写be嘿嘿嘿毕竟我是个满心爱意的小写手,大家不觉得无聊就好了!
我发现了我可能沉迷林秦难以自拔,嗑到爆炸!
看过就给个小心心或者评论吧!感激不尽!爱你们!




办公室十分之无聊。

没有案子的时候闲的发慌,大案要案来了又忙成狗,两个极端还总是交叉着来,吊的每个人心里整天七上八下的,桌子上的泡面盒也跟着忽高忽低,一到收拾垃圾的时候就跟玩杂技似的,刑警的生活真是充满了挑战呢。

林涛拿着手机在座位上转来转去,屏幕亮了灭灭了亮,跟主人似的,一刻也没闲下来。突然,林涛灵光一现,想起以前看到的一个套路,然后立刻笑眯眯地拿着手机按了起来:

恭喜你成功订购世界上最完美的男朋友。回复T即可退订。

林涛把手机一扣,嘿嘿嘿地笑,想象着秦明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会有什么表情。会很惊讶么,还是会有些气恼?反正都会害羞一下吧,别别扭扭的。一想到秦明插着腰皱眉还抿嘴的小模样林涛就忍不住痴汉地笑:自家媳妇真是好看到分分钟想亲亲抱抱举高高!

秦明在办公室安安静静地看着案宗,大宝尽力减缓自己的呼吸防止打扰到秦明工作。阳光一股脑儿从秦明的身后的窗户倾斜进来,撒了他一身,有那么一束光似乎围着秦明的手腕打着转。秦明仍旧坐的直直的,但坐姿透露着放松,享受着这难得的悠闲,连写字的速度都降了下来。

一个短信提示音打破了一屋的静谧。

秦明放下笔看了看。

“恭喜你成功订购世界上最完美的男朋友。回复T即可退订。”

秦明挑了挑眉,带着点不可置信和探究,最后倒还是笑了,没一会儿像意识到什么,马上板了板脸,顺手回了个“T”。大宝被这一笑笑得目瞪口呆,手比心快立刻抽起正偷摸刷微博的手机咔嚓就是一下,并发送到了龙番八卦小分队里面,哦,就是一个除了秦明几乎所有局里的人都加了的微信群,并配文:
盛世美颜!高岭之花为何突然邪魅一笑?到底何人敢与恶犬夺食!

这几乎一呼百应啊!

一排+1差点闪了大宝的眼睛。

林涛:你们报告午休结束前交:)

……

敢不敢不过河拆桥!就问你你存没存图!

“秦明”通过扫描“林涛”的二维码加入群聊。

……

“怎么不说话?”

秦明发来简单几个字,吓得大宝立即撤回了图片和配文,全局其他八卦分队立刻装死,大宝假装认真看卷宗,其他人假装写总结,都默默放下了手机。

“大宝,这些案宗整理好,明天我需要你交上来一份详细的对比报告。”秦明说得风轻云淡,但是大宝看那卷宗只看出来上面写满了“吃人”两个大字。

心累啊!大宝痛心疾首,恨不得把一摞案宗砸回秦明的头上,然而……是真怂啊!是真不敢啊!

大宝垂着脑袋可怜巴巴地挪着,不时用自己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秦明,还扑闪扑闪的。

“……不要拿林涛那套对付我。”秦明看了一下,复又低下了头,但那道视线一点也没松动的感觉,反而更可怜了。秦明有些头疼,他受不了这个,就像他永远拒绝不了林涛大狗般的亲近,他也没法拒绝和他一样的那对狗狗眼。

“……先总结一半,后天交,迟了你也不用来了。”秦明好看的眉眼拧在了一起,好像有点生气,钢笔抵在眉间,太过用力,眉心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红印。大宝脑袋里狂喜乱舞.JPG,旋转跳跃八百次但表面上还是一脸受教了的表情,然后伴着一句“我去吃饭了老秦拜拜”的声音迅速消失了,连手里的卷宗都没放下。

秦明也没仔细听她说什么,嗓子里含糊一句回答就不再言语,他还是有点懊恼。不是气大宝,是气自己,怎么就对林涛可以把底线一压再压,对他无止境的宽容,甚至连和他有关的人和事都存了那么几分情。

这不像我。秦明如是想。

然后他更烦躁了,按开锁屏就在那条还没来得及退出的信息上来回滑。这人肯定还笑眯眯的,像条等着投喂的傻狗,要是有尾巴肯定转成螺旋桨。秦明忍不住猜测,然后又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之后又立刻板了脸还不自然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什么人之后又假装咳嗽一下。

他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初尝爱情滋味的毛头小子。

可仔细想想,也没问题。他的人生很乏味,他以前所有的努力很大一部分都是为了父亲陈冤昭雪,本以为那件案子自己咀嚼来咀嚼去,该是索然无味,现实却是每次都能嚼出血沫,骨头渣子总能扎的自己满嘴鲜血,咽下去割破了喉管,铁锈甜腥冲得鼻子发疼,内心作呕,面上却是古井无波。一直到自己成功翻了案,他才真真正正懵懵懂懂地活成一个有血有肉的秦明。

只是太难了。和人建立关系很难,与人相处很难,包容他人很难,虽然他尽全力去融入,可这么多年的冷心冷肺,这一口气灌进去满满的热汤,除了让他更加煎熬外好像别无其他。于是他还是做那个高岭之花,但尽可能和别人放柔姿态,不再过分排斥他人好意,在大家热络的时候也会勾起唇角,再不是一个人在角落里自顾自沉默。

想想自己的人生自从有了林涛才有了更多的温柔。他努力引导自己走向人群,又担心自己在人群中会因为格格不入而受伤,看到自己能和别人好好相处,又一副宝贝被人抢了的傻样。秦明看到他这种纠结的表情时总会暗自发笑,心里却是一汪清泉汩汩流出。

傻子。
但是,真的很爱他。

这话秦明可能一辈子说不出来,但是那双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他的深情。

想想又按开了刚刚愣神中灭了的锁屏,打开微信问他:

“怎么,不打算吃饭?”

反常即为有妖。林涛居然没有准时把饭带上来或者约自己出去,真生气了?秦明不自觉皱了皱眉,林涛不是这样的人吧。

林涛看着难得主动联系自己的秦明,这火儿也下去一半,但这一想到那句“T”他就来气,自己这疼他疼的要命小没良心的还要退订自己!

不过他还是回了微信。这要是饿着了心疼也是自己的。

“你不是退订我了么:)”林涛手机敲得嘣嘣响。

秦明看着这个微笑就大概猜到林涛还真有点小不满,不自觉地用手蹭了蹭自己的鼻尖。

“也不是。”秦明慢慢地打字,仔细斟酌,改了又删删了又改。

“我有你,不需要别的什么最完美的了。”
“你虽然不是最完美的,但你是我最爱的。”
“这足够了。”

秦明语气没什么太大起伏波澜,像是讲一件很平常的事。秦明的话就像一阵风,他自己看来是微风拂面,但在林涛的心里却是掀起滔天巨浪,只是里面不是咸涩的海水,而是灌满了蜜的糖水,甜得林涛上牙床都疼。

“嘿嘿嘿嘿,我对于你永远都不需要订购的。”
“因为我更需要你啊。”

怕你离开我。林涛暗暗想,不自觉抓紧了手机,然后想到秦明的“甜言蜜语”又傻呵呵一笑,立刻揣上手机带着饭飞向法医科,像条脱了缰的疯狗。

“是我更需要你,傻子。”秦明闭上了眼,鼻翼翕动,鼻头那颗小痣看的更加清楚。

我所有的勇气和温情都来自于你,谢谢你给我留下一个家。

不过我们林涛没机会看见了。

“哎老秦你撤回了啥!别怕嘛啥事还舍不得告诉我!”

傻子。

秦明低下头,耳朵有些微微泛红,慢条斯理地吃着。

没事,我们还有一生要走,再给我一些时间,让我把我所有情感一点一点解剖给你看。

林涛在他唇角亲了一下。

无所谓啦,我们还有一生可以一起浪费,难道我连老秦都有了还能怕别的?

2017-04-01
评论(17)
热度(163)
© 一只滚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