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瞎吃,一个混迹在欧美圈的国产剧爱好者,老年人习性,听小曲看相声。

【林秦】情书

所有人物都不属于我,我只有一个段子。ooc是我的,爱是他们的。作为个情人节贺文,好像有点晚了嘿嘿嘿,假装还在过情人节( • ̀ω•́ )✧
本来是想写如果林涛默默地给秦明写情书,而秦明给林涛回了一封情书的话会是怎么样?现在好像文和这个summary也是没什么关系了呢´_>`
喜欢的朋友就评个论给个小红心吧,爱您。

林涛有一个私人微博,就是没人知道的那种,他谁也没告诉过,包括秦明。

喜欢秦明是一件很煎熬的事情。

秦明这个人就像峭壁,云遮雾绕看不真切,远观是仙境奇观遗世而独立,靠近了,那就是万丈深渊,跌的粉身碎骨无人收尸。连那性格也是不讨喜得紧,像立了一层毒瘴,别人进不去,他也没想出来。林涛当年几乎被他这种性子耗到绝望。也就是这么说说,其实从始至终,别说是希望,秦明连绝望都不屑于给,他只当林涛是一个精力过剩的同事,额外的邀约全部推拒,局里的聚会基本不去,林涛笑嘻嘻和他聊聊工作,他也就是一板一眼解释,最后点点头,转身就走。

林涛觉的那就是他人生的滑铁卢。

但他就是放不下,这个人不管什么动作,什么话语,都能吸引他的注意。他为此心烦意乱——我是不正常么?为什么喜欢上了个同性,最可怕的还是秦明这样的无心无欲的人?林涛想了好久也没明白,期间还做了无数个测试,几乎每次测试的结果都是:您100%爱上他了,快去表白吧!

林涛近乎于懊恼地抱着头干嚎:“妈的喜欢谁不好啊啊啊喜欢这么个小没良心的累死我算了啊啊啊!”然后开始了自己的默默地示好。

后来他就开了这个小号,就在他确定自己喜欢秦明并开始追求的那一天。既然说不出口,那就全写下来,结果不论,好歹证明喜欢过,努力过。这个微博里类似于练字打卡,写的全是小情书,还有一些随笔,没什么重点,漫无目的。林涛的字很好看,但不太擅长写情书,以前追女生都是大大方方告白,要么就吃吃饭,一来二去再加个人魅力轻松搞定。可惜,秦明就是个难啃的骨头,完全不适用。所以这情书里面大多数还是抄的大师的,只是这最后的落款的名字无一例外都是同一个人:
致加班的秦明、致生病脸色不好的秦明、致解剖了巨人观尸体用香菜洗了无数遍手的秦明、致因为新人迟到发小脾气的秦明、致被大宝嫌弃的秦明……

致我最爱的秦明。

最后一封的发布时间是2月13,林涛决定明天告白。无论如何,他还是想告诉秦明的,这份自己揣在怀里遮遮掩掩的热切的情感快要把自己灼伤了。哪怕最后悲惨落幕,也比无疾而终好的多。

他有预感,事情不会太糟。

第二天,林涛约了秦明下班一起小聚,并且婉拒了大宝一起参与单身聚会的提议,获赠大宝白眼一枚,增加50点抗打击力。秦明皱了皱眉,有些疑惑地看着林涛,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两个大男人要在情人节一起出去吃饭。林涛神秘兮兮地说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他,不来不行,然后连哄带骗让秦明答应了下来。大宝酸溜溜地说他们现在是翅膀硬了,三人嗨皮硬生生变成了双人蜜月。林涛冲她嘿嘿嘿地笑,秦明翻了个白眼完全不想理她。

秦明看着林涛西装革履还带着束花大致就猜到他想干什么了。他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好意,不代表他不知道;他是不喜人情世故,但不代表他不懂一个人的示好到底有几分真心。他也在努力去理解其他人的世界,即使这个世界自己显得格格不入,对别人的关心接受得也差强人意,但他真的尽力了,大概就是像林涛像大宝这样的人能一次次迎难而上,才让他大概画出了个人心的模样。尤其是林涛,他每次看着自己的眼神透露着满满的热烈,想被认可的急切,看到自己无动于衷时的懊恼……

这太过了。这完全越过了一个朋友该有的界限。

意外的,自己并不厌恶。

“老秦,来来,这儿呢!”林涛有些激动地挥了挥手,亮晶晶的眼睛里像藏了一整个星空。之后从点餐到用餐都是安安静静的,毕竟秦明习惯性食不言寝不语,而另一个人一直想着自己那点小心思,不一会儿还紧张地看看秦明,根本没说话的空。后来林涛特直白告诉老秦,因为他在背稿,怕自己告白太紧张说不出来话。

吃过饭,秦明擦了擦嘴,坐直了看着对面的林涛,像早就料到他要说些什么。林涛在那一瞬间感觉到了一种窘迫,还没开口就从脖子红到了脸,那种被人看穿了把戏的感觉让他十分抑郁,但他还是紧张地开了口:“秦明,其实我从很久之前就开始喜欢你,大概是你进局里第二个月,你尸检很准,做人虽然死板但是经手的案件很认真,更在意的是真相正义而不是自己的职位高低,明明是对我的热情不知所措却要装的冷漠无动于衷,明明很护短却又表现得毒舌刻薄,但这都无所谓,我也总想别人多了解你理解你一些,你多和人亲近一些,可私心上,我希望你待我和待别人不同,你懂么秦明,”林涛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我想和你,建立和其他别的人不一样的关系。我想陪你走过你剩下的岁月,无论漫长还是短暂;我想和你一起拥抱这个世界最美好的东西,想让你可以安心的把背后交付。做你的朋友,你的亲人,你的……爱人。”林涛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整个人都在打着颤,声线都发着抖,“秦明,你愿意么?”他热切地看着秦明的双眼,那捧花自然而然送到秦明眼前,旁边放着一个丝绒的盒子。

秦明始终沉默地保持一个坐姿。他似乎有点震惊,又有点疑惑。秦明看了看眼前的盒子,双手交叠又对上了林涛的眼睛:“林涛,你再好好想想,要知道,在自己的人生中去接纳另一个人是个很复杂的事情,你也给我一些时间。”秦明说完,拿起了搭在椅背的外套,冲林涛点了点头:“谢谢你的晚餐。”然后慢慢走出了餐厅的门,没人太注意他有些蹒跚的脚步和游离的神色,包括萎靡困顿的林涛。林涛坐在那儿,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他猛的把自己的脸埋进了双手掌心,有点湿。

秦明从开车到回家几乎都是凭本能来的。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在餐厅说的话,每一句都是认真的,每一句也都没有什么深意,他就是真的想让林涛好好想想,也让自己好好想想。喜欢林涛么?喜欢的。像林涛这样没有其他目的只是凭着喜欢两个字就敢拿出全部身家砸在自己身上的人他没有什么可否认的。想和他共度余生么?想的。没有一个人不想和爱人携手并肩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的。那为什么不立刻答应?秦明的钢笔在手里转啊转的,一不小心砸在了面前的本子上,摔出的墨把纸染的斑驳一片。

他怕。他不怕别人的非议,他少时没少承受;他不怕前途的断送,他相信自己的能力;他只怕林涛有一天后悔。

那真的,太难受了啊。

他想了想,翻了一页,在上面慢慢地写:

致林涛:

我很感激你能接受我这样的人。感激你接受我的偏执我的冷漠我的刻薄我的不近人情,感谢你用尽全力参与我这个无聊呆板的人生,感谢你从我糟糕透顶的性格中找出你所谓的优点,你所做的桩桩件件,都是我难能可贵的回忆,我很感激你,这不是谎言。

你问我愿意么?天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我更想回答你愿意。我从来没设想过如何跟另外一个人生活,成为相携一生的伴侣。因为信任太难给予了。我很难和人建立一种稳固的信任关系,因为我怕,它太脆弱了,一点风吹草动都可以晃上几天,过大的波动甚至直接会让它断裂,人心是个复杂的东西,不是吗?可现在,这个人是你。你给予我的不仅仅是信任,而是你全部的生命与灵魂,像夜空中明灭的星光,海面上的微茫,你慷慨的馈赠修补了我残缺的灵魂,我什么都没有,但我想给予你我现在所拥有的最美好的东西——我已修补的灵魂和漫长的余生。纵使黑夜孤寂,白昼如焚,我也长伴你左右。

这不是谎言。

                                                                                      秦明

秦明在最后签上自己名字的时候使劲顿了顿笔,好像把心里所有的波澜压在了自己那个普普通通的名字里。
他前半生努力将自己活成一片冰原,将所有生气压在厚厚的冰层之下,竖起的冰凌刺穿了一切试图靠近的生物的胸膛,可偏偏有人不信这个邪,越是疼痛靠得越近,掩去满身伤痕,双手奉上那一颗赤诚真心。林涛就像那冰原下的地火,逼的他步步后退,到最后只能留下那颗奉上真心和自己这块除了他踏过的痕迹外一片荒芜的土地。

这些都是你的,包括我。

秦明闭上有些酸涩的眼睛,突然接到了大宝的短信,是一个网页链接,他有些疑惑,但还是点了进去,下拉随意点开了几张,他几乎克制不住自己手指的颤抖,几次都没有点开下一张图片。血液在血管里奔腾,冲得他头皮发麻,那一句句情话后面都是林涛笑眯眯的脸,认真的,挫败的,懊恼的,愤怒的……爱着自己的。

他返回前面,看了最近更新的第一条,是今天和自己告白前不久写的:

我今天要去告白了。你是我见过的最古怪的灵魂,但你这样很好,我巴不得全世界只有我欣赏你这个奇妙的灵魂,我很爱你,真的。

                                           致我最爱的秦明

秦明无意识地咬住了自己的指节,眨了眨红红的眼睛,最后低下了头,把手机圈在怀里,自己的脑袋也插进了臂弯里,声音闷闷的,还有些沙哑:“你才古怪呢……”
最后他把自己刚刚写的这封信拍了下来,在第一条微博下留了一个图片评论,然后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看着天花板一言不发,上面光洁如新,白得发亮,以前看只觉得完美,现在却像个白色的塑料袋,闷得自己喘不过气。秦明难受地翻身,手机被压在身下也不愿意动一下,直到一个电话打来,震得秦明全身一抖,几乎是一秒钟就抽了出来按下了接听键。

“老秦,我……我……我真的,我真的没有这么兴奋过!嘿嘿嘿,你不古怪,是他们古怪,我就喜欢你!”说到最后,颠三倒四,无外乎就是那四个字:我喜欢你。平日里最讨厌麻烦的秦明却是来来回回听着他的唠叨,一言不发,甚至林涛以为对方已经挂了电话的时候,只听那边低沉地回了一句:“我也是。”

有情人终成眷属,很老套的结局,但是世界上没有比这更美满的了。

大宝:反正老林那点小心思我全明白,基佬探测器不是瞎叫的,你以为警犬只有鼻子灵?
至于我们大宝第二天收到了两个500块红包的事我们下次再说哈。

2017-02-17
评论(15)
热度(98)
© 一只滚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