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瞎吃,一个混迹在欧美圈的国产剧爱好者,老年人习性,听小曲看相声。

【林秦】你是我进化后的本能


#ooc是我的,爱是他们的,我除了渣文笔不拥有任何,他们属于彼此属于原作。
#甜文搬运机,私设如山,梗来自我身边的朋友,文字来源于生活。
#喜欢就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爱你们么么哒❤

林涛有时候也会懊恼地想,秦明是不是已经高度进化到不需要人类的本能冲动。秦明的生活自律到令人发指,大学的时候尤甚,没谈恋爱前秦明每天都有规定的时间表和计划表,循规蹈矩像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这带来的直接益处就是摸了几次秦明出现的地点,大致就能拼凑出这个人的生活轨迹,堵人倒是方便不少,后来磨磨蹭蹭叽叽歪歪林涛终于抱得美人归,第一件事就是带着秦明吃喝玩乐。

秦明不止一次抱怨过林涛的随性。他习惯于做好计划准备,习惯于多重计划,但偏偏林涛作为一切不可能介入了自己的未来,于是玫瑰与刺一同进入生活。他学会了如何逃掉可有可无的课和林涛一起出去,他学会了如何更好的和陌生人打交道以便找到更准确的路,他学会了在酒吧点一杯很好看的饮品……他把前十七年的乐趣在这几年中弥补回来,在自己贫瘠的土地上种下一朵玫瑰并愿意用自己全部的爱意浇灌他,他希望他永远不会枯萎。

是的,纵容,他对林涛是一种无所顾忌的纵容。他无法阻止林涛一切行为,甚至愿意做一个帮凶,他沉溺于林涛带来的一切。有时他也想,是不是对林涛太过宽容,但那也只是一瞬——他无法拒绝来自深爱之人的热烈而纯粹的爱意。他笨拙地在学习如何爱人的路上行走,但索性前方的人总像只吵闹的麻雀,绕着自己飞个不停,明明是琐事,到他嘴里却万分有趣。秦明有的时候不想让林涛发现自己很感兴趣,故意压着情绪说不过如此,这时候林涛常把自己的下巴搭在秦明的肩上,像只可怜巴巴的柴犬,用鼻尖蹭着秦明的颈侧,委屈地问:“不好笑吗?”

不好笑吗?秦明问自己。不好笑的,快乐并不来自于内容,而是来自讲故事的你。

林涛也喜欢那些网络上流行的小套路,偶尔会和秦明说说,秦明要么完全不接梗,要么小小嘲讽一番,气得林涛直说秦明不解风情。但是林涛知道的,那只是小小抱怨,无伤大雅,更像是情侣间打情骂俏的另一种展现形式,因为他知道秦明只是在某一方面并不如他敏感,他愿意给予足够的包容,他也愿意看到秦明在贴近自己灵魂的路上磕磕绊绊,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和其他人区分开来——只有你最重要。我们是星辰的一部分,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继承星辰的光辉,除非他们曾经离得足够近,有过高于生命的联结——爱与救赎。他想他和秦明就是这样的,秦明爱上了他,他救赎了秦明的灵魂,他们从无边黑暗中认出彼此的轮廓,然后相拥、亲吻、融为一体,破碎的灵魂在这期间互相粘连,成为抵御一切痛苦与伤害的屏障。他热衷于打破一切定式,热衷于一切不可思议的模式,他想让秦明也拥有这种快乐,他喜欢看到秦明在此时露出的无可奈何的表情,那种无限的包容和宠溺。秦明共情太差,他不知道这到底是秦明的本能退化太慢还是进化太快,但他知道秦明起码留下了一种——爱,以上所有都让林涛感受到了快乐,甚至是秦明在无意识情况上叠加的双倍的快乐。

他和秦明也讨论过快乐的来源。秦明不是吝啬于说爱的人,他只是不愿意承认林涛所谓的“口是心非的可爱”。

“这只是你在接连吃了一个星期垃圾食品后大脑抑制不住的兴奋而已。”秦明忍不住嘲讽一个星期都在吃高热量快餐喝可乐的堕落刑警。

“你出差啊,没人做饭,而且没有你我啥都能凑合。”林涛说着还嘬了一口可乐,这秦明没听到,但光看屏幕上的字都能感受到林涛的惬意。

“不过真的宝宝,我建议你多喝可乐,你看你一天板个脸,咱俩放一起,妥妥没头脑和不高兴。你说这垃圾食品怎么这么让人高兴呢,简直是上瘾啊!”林涛好像一点没意识到自己说自己是没头脑,嘴里还嘚吧嘚吧讲个不停。秦明被蠢狗的思想逗得要笑,然后习惯性板了一下脸,结果联想到刚才林涛的“不高兴”又一秒破功。

“你说的倒没错,垃圾食品的确让人快乐。糖分和脂肪都是会让人高兴的。”

“因为在进化过程中我们很需要这些,我们要依靠他们活下去。”

“而摄入一定量就会让我大脑分泌多巴胺,让我们兴奋起来以促使我们再多吃一点。”

“虽然这种特性在如今已经不太适用了,因为在现代社会获取这些东西比远古时代容易多了。”

“但是我们的脑子和几十万年前的祖先没什么太大区别,进化是一件很慢的事。”

“所以对于我来说,相比垃圾食品,”

“你是更符合进化逻辑的快乐源泉。”

足够了。秦明想。我的快乐足够了,不需要任何的替代品,不需要任何的辅助物,那不及我从你身上获得的十分之一。人类进化的第一步是学着如何克制欲望,然而当爱汹涌而来,你却宁愿溺亡也不愿逃离。你明白的,对于爱,我们避无可避。

林涛对着屏幕无言,只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我的快乐来源于无尽的爱意,来源于灵魂相拥时爆炸般的体验,对于遇到你这件事我感激不尽,哪怕岁月剥掉你华美的糖衣,我也甘之如饴。

2018-04-26
评论(6)
热度(70)
© 一只滚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