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瞎吃,一个混迹在欧美圈的国产剧爱好者,老年人习性,听小曲看相声。

【林秦】我想我们该拥抱了

 

ooc是我的,爱是他们的w

所有人物都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设定俩人老夫老妻,甜文制造机,然而可能是劣质产品´_>`

喜欢就给点个小红手小蓝心,最好是能留下个评论啦!每条评论都会仔仔细细地看的,谢谢各位客官赏脸✧*。٩(ˊωˋ*)و✧*。

 

 

 

秦明最喜欢在休假的时候窝在躺椅上晒着太阳懒洋洋地看书,后来他和林涛住在一起之后也习惯晒,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大的躺椅,林涛把自己圈在怀里。

 

一开始他还是挺烦这个人像块牛皮糖似的黏在自己身边,赶了几次又赶不走,一看自己变了脸色,就委委屈屈地一瘪嘴,靠在自己脚边,还非得侧过来把脑袋靠到自己腿上,上半身明显抻得不舒服,但就是赖着不愿意走,那小模样怎么看怎么像被主人训了的傻狗。秦明不经意瞄了几次,林涛总能及时递上来一个可怜巴巴的眼神,秦明到嘴边的风凉话又咽进肚子里,差点没噎死自己。最后秦明受不了了,又一次这人自觉地坐到了他脚边,盘着腿正准备往后仰,秦明立刻不耐烦地抬腿踹了林涛一脚,没使多大劲,但还是吓了林涛一跳,差点把手里端着的菠萝扔出去。

 

“上来。”眉头还皱着,手里捏着书,脸上还嫌弃,耳朵尖倒是红了。

 

林涛嘿嘿嘿地笑,利落地一个翻身直接窜过去把秦明抱在了怀里,手里端着的菠萝是纹丝不动;秦明拿书啪地打到了他的头上,阻止了一个谄媚的吻。

 

“烦。”

 

秦明说着又挪了挪位置,找了个最适宜靠着的角度看起了书。林涛顺手把菠萝放在旁边的小圆桌上,然后自然地把秦明圈在怀里。这个姿势很好,林涛只要稍微侧偏下头就能看到秦明干净的侧脸,阳光打下来还能看到耳廓细细的绒毛,连毛细血管都看得清楚,昂起一点头还能看见秦明的发旋,平日里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现在软软地垂下,乖顺得不可思议。就像现在自己怀里的人一样。

 

林涛看着秦明的发旋不知道怎的就生出一种安稳感。就像生命中有什么归位了,什么惊涛骇浪漂泊无依似乎都与自己无关了,世界以光速缩窄,只剩下两个人的小房子那么大一点,暗夜中门前点亮的灯,风雪时卧室里透出的朦胧的光。

 

万家灯火,要是少了我们这盏,得多寂寞啊。

 

林涛傻气地笑,忍不住拿下巴蹭了蹭秦明的脑袋顶,毛绒绒的,像以前楼底下不亲人的狸花猫。秦明也是习惯了,连动都没动,只是翻页的声音大了点以示自己的不满。林涛心里暗笑秦明表示小情绪的方式幼稚而可爱,嘴上还是敷衍地说了句:“不打扰你不打扰你。”

 

秦明没接茬,就是翻第二页的时候声音又降回去了,一时间整个屋子只有秦明翻动书页的沙沙声和林涛不时指尖点到手机屏幕的咔咔声。看了一会儿,林涛伸手拿牙签扎了个菠萝放到了嘴里,轻轻“啧”了一声,秦明大抵是看累了,难得抬眼皮看了一下林涛,问他:“酸么?”秦明不太喜甜,反而喜欢有些酸味的水果。林涛皱了皱眉,说了句:“酸。”好像还带着那么点被酸到了的委屈。秦明失笑,把书倒扣摊在胸前,还不等伸手,林涛立刻拿牙签扎了一块菠萝送到秦明嘴边,还仔细地用手接着,怕水滴到秦明的衣服上。秦明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又不是在外面,矫情个什么劲儿,再说,在外面也没几个人不知道他俩在一起了。这么想着张嘴就吃了进去,嚼了两下咽进去之后面上带了点不满:“甜的。”

林涛听到这带着点撒娇的不满乐得直接啵在了秦明的脸上,秦明更是不满地斜眼给了他个眼刀。

 

“我知道是甜的。”林涛还在嘿嘿嘿地笑,“我就是想让你也吃一口。”

 

秦明愣了一会儿,然后又拿起了胸前的书,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林涛忍不住笑了,秦明这一害羞就大脑死机的习惯这么多年他倒是摸得一清二楚,宝宝真可爱,明明耳朵都红了。

 

过了好一会儿,秦明才从喉咙里滑出来一个“嗯”,听着倒像小猫被顺毛摸舒服了发出的咕噜声。林涛小小得意一下,然后把自己的手附在秦明拿着书的手上,直接把秦明刚刚举起来的书又扣了过去,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地问道:“秦明先生,你愿不愿意补偿刚刚你的爱人林涛先生被打断的一个吻呢?”秦明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有回答,顿了几秒,直接头转了过去,碍于角度,只在林涛的嘴角留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这次满意了吧我的林涛先生。”话里带着点安抚,皱着眉,似乎是不满的样子,但细细看去眉眼间都是温柔。

 

林涛又开始嘿嘿嘿傻笑,忍不住伸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唇角。

 

啊,甜甜的,菠萝味儿的。

 

秦明慢悠悠又看起了自己的书,林涛沉浸在一个甜甜的吻里难以自拔。哦,对,还有那句“我的林涛先生”。

 

他不由自主又开始盯着秦明发呆,阳光比之前稍微偏了一点,照得秦明侧脸越发分明,他忍不住偷拍了一张,其实他有好多好多这样的秦明,大部分都是他俩还没在一起的时候林涛的偷拍。睡着的秦明,阳光下的秦明,解剖时的秦明……明明每一张主角都是这一个,但他总觉得收集不够,好像每一张里面的秦明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致命的吸引力。这无关乎这具皮囊,而是秦明这个人,这个灵魂。他以前执着于相片,大概是不敢求,退而求其次,只要只言片语,点点痕迹来欺瞒自己摇摇欲坠的内心,真正在一起后,他才真正明白,当两个人在一起之后,是灵魂与灵魂的相认,是一个填补另一个的空缺,哪儿来的那么多时间患得患失?现在拥有的就紧紧抓住,以后的事情未来再去思量。

 

他突然想起有一天局里组织春游活动,一堆人叽叽喳喳去爬山看日出,刚到的时候群山之间还缠着层层的雾气,远方山头的松树也看不真切,直到晨曦撕裂雾色,橙红色的霞光自云中散落,渐渐披满山巅,他们这群人都举起手机相机拍了起来,几个小姑娘急切地互相拍着,只为了留住这一刻的壮丽。林涛一抬眼就看到了前面侧身站着的秦明,在漫天霞光中衬得眉眼俊秀得紧。大宝凑过来挤眉弄眼,“涛涛,还不拍一张,啧啧你看我们科长美的呦,没谁了!要不,我给你俩拍一张?”说着还拿肩膀撞了林涛一下,竖了个大拇指。

 

林涛似乎才回过神,咧嘴笑了一下,说句“不用了”就快步走到秦明的身边。

 

然后他给了秦明一个紧紧的拥抱。

 

秦明吓了一跳,低声说了一句“还有别人呢”,但实际上也没用什么劲儿挣脱,就是安静的让他抱着。

 

林涛抱着他,身边好像什么都不存在了,时间的声浪在这一瞬停住,只把这小小两个人圈在其中,多有幸啊,世上几十亿人,相遇几率微乎其微,然而我们仍从这浩渺中找到了彼此。

 

还拍什么照片呢?

这个时候,我觉得抱紧你更重要。


2017-05-24
评论(26)
热度(133)
© 一只滚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