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瞎吃,一个混迹在欧美圈的国产剧爱好者,老年人习性,听小曲看相声。

【忘忧】永夜5(完结)

#古风架空,与天同寿老凤凰×气数将尽小皇帝,ooc预警

#完结章,其实写完了感觉很多不足,感觉自己想讲的没有讲清楚,大概还是需要磨练的,如何把一个故事说圆并且不啰嗦,再加上这个文章拖得时间实在是太长,写文的心态在中间变了,所以原来定好的章节在串起来的时候基调就很奇怪,希望下一次克服!!

#嘻嘻有啥想讨论的可以留言,喜欢的话点个小红心小蓝手,虽然这文很一般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完结了之后可能开150fo点梗,只希望别没有人吧,那就尴尬了呜呜呜



 

       自从太后走后,小皇帝就有些消沉,除了每日早朝,连平日和凤凰相处都昏昏沉沉的,屋内龙涎香袅袅升起,却在屋中酝酿出一种死气。



       凤凰无奈,只把他轻轻揽到自己的怀里,轻柔地拍着他的背,像之前哄他入睡一样。“胡悠,你消沉几天也无所谓,但是不能一直这样,爱你的人想的都是让你活得更快乐,别说你母后,我还活着呢,你是为了折磨死我吗?”他把自己的鼻尖抵在小皇帝的后颈,然后落下一个又一个吻。小皇帝感觉自己后颈像被烙下了印记,烫得一缩头,但硬是被凤凰揪了过来,然后从后颈转到了耳侧,把他的耳垂在嘴里轻轻咬着,呼出的热气烧得小皇帝额头都出了一层薄汗。



       “我明白,你,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有的时候我总在想,要是当年母后就跟我讲呢?或许我就不会错失这么多年的母爱,哪怕坐上这个位置也不会觉得如此痛苦,起码在遇见你之前的年岁里我还能和她相互扶持……”“哪儿有这么多如果,有时间想这个不如多吃点,想想之后,想想我。”凤凰几乎是强硬地结束了小皇帝的伤春悲秋,给了他一连串的吻。



       小皇帝伸手推他推不开,干脆就由着他去了,脸上的表情却还是有些凝重,不过照比之前的确是放松了些。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低声问道:“其实我的身体,你也清楚吧?”



       凤凰没想到这人话题转的如此之快,偏了一下头,最终轻叹一口气,点了点头,“我虽然没看过你的每一世,但是我的印记一直在你身上陪伴着你。”



       “我之前在十方莲华镜里,遇到了小狐狸,他说我可能会,嗯,魂飞魄散?”小皇帝往凤凰的怀里缩了缩,有些不安。



       “不会的,有我在。”出乎意料,凤凰没有解释任何一句,只拍了拍他的肩头,让胡悠给予他完全的信赖。



       小皇帝看着他,眸光微动,低声道:“小狐狸说,这世界上能重塑魂魄的,只有你。既然重塑如此之难,代价一定很高,不是就掉根羽毛或者丢点修为就能做到的吧。”



       “胡悠,其实这个世界公平得很,我要多少东西,就要拿出多少交换。我的生命太长了,长到如果不给我一个目的,我就会彻底迷失。而你,就是我的目的。你很重要,所以拿出什么交换,我觉得都不为过。”



       “我不愿意。我活得太短了,没有你,我觉得这一辈子就白来了。”



       凤凰看他认真的眼神有些想笑,最终只摸了摸他的头,轻声道:“瞎说,你活多久我就陪你多久,你放心,和你少相处一刻我都觉得吃亏。我只是将涅槃之力赠与你,不过不能像凤凰一样涅槃而已,世间无数人都是这样过来的,但是有缘的人每一世仍能相遇,怎么,不相信我们的缘分?”小皇帝闭上眼,暗骂他避重就轻,但到底舍不得说他一句,更别说这人决定了什么就一定不会改变。

 


       后来胡悠的身体也开始走起了下坡路,两个人对这种状况心知肚明,反倒更生出末日来临的享受之感,只是小皇帝的状态为风雨飘摇的朝堂更增了一分阴霾。小皇帝偶然想起自己从开始就不曾好好问过凤凰的名字,便随口问了一句。凤凰先是一愣,然后不在意地笑笑:“之前的名字太久了,记不得了,后来大家都称我为王也没人叫过了,无事,一只凤凰,不需要世人记住我的。”小皇帝觉得这人奇怪,但也没说什么。反正人都在自己手里,名字也无所谓,要是喜欢自己再取一个不就完事儿了?



       凤凰看着小皇帝淡然的神色也放下心来,认认真真地给小皇帝按摩,摸着他有些消瘦的脊背心中默默叹气。当年他抽出胡悠的妖魂送他入轮回之时,受了地府三道锁魂阵,硬闯出之后就拿自己的姓名做了交换,无名之人,死后是入不了轮回的,而他作为神魂则再也无法回归天脉,在最后一次涅槃之时,化为千风,无处寻踪。


 

       “我总觉得今日身体不太爽利,头有些晕,身上也没力气。”小皇帝眼睛都没睁,说话声音有些飘忽,“总觉得今天会有事情发生。”凤凰顿了一下,然后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仍是他最近最爱说的那句:“无事,有我。”胡悠的身体太过脆弱,他尽力维持他的魂力稳定,让他能坚持到自己涅槃,但是随着魂力减弱越来越力不从心。


       但是幸好,在最后的生命中他每一个时刻都能及时。


       是夜,胡悠似乎感受到了弥漫的不安分的气息,不愿意在寝宫枯坐,让凤凰扶着自己到平日的高阁中。凤凰看着胡悠,忽然遗憾自己无法告诉小皇帝自己的名字,世人本不必记住,但是终归有个人不一样的。他看着胡悠的脸,大抵是今晚月色太过温柔,只把他的轮廓一点点融合在月色之中,那双乱人心魂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只盯着胡悠不放。

 


       胡悠望着远方明月沉默。太温柔了,胡悠想,但这也是终点了。母后常说长夜有尽,可长夜过后又能如何呢?熬过的是寂静长河,是百年寂寞,是无声痛哭,可天光乍破那一瞬,是永恒的幻灭还是新生的到来无从得知。像今日,他很清楚自己已经是油尽灯枯了,他一个人走过太多漫漫长夜,终于在风雨飘摇中找到了一个暂时驻足的小屋,却发现不过是鬼魅幻化出来的假象,撤了这个,他仍是无家可归的游魂,是千秋万代的罪人。

 


       “老凤凰,你会离开吗?”他的声音拉得长长的,在回廊中四处冲撞,与风声缠绵,牵扯出的是夜的悲鸣和高墙之中所有自认飘零之人的哀怨。

 


       “没有什么是不死不灭的,不过我的离开和你的离开不一样的,我几乎和这天地同寿了,你是肉体凡胎,我们最终都会归于天脉之中,来处未必相同,但归途倒是一致。”凤凰懒散地躺在围栏上,似乎并不是太在意生死。

 


       “我的生命太长了,长到在漫长时光里我已经难以把控时间,我不记得活了多久,也不知道还会再活多长。当你的生命被无限拉长,”凤凰轻巧翻身,跃进了高阁之中,稳稳地落在了小皇帝面前,“你就并非是在为自己而活了。”你是旁观者,你是戏中人,你是过客,你是归人,你可以是世间所有角色,你又不可以是任何一个。

 


       “难得找到你,陪你活着的时候还能从过往的灰烬中找到一点自己以前的样子。”凤凰随意抖了抖衣摆,周身浮起一层莹白色的光芒,似被天边月华都凝结于此,衣摆翻飞间,一片赤红色的微茫不断被掀起,瞳仁竖成一道金线,背后隐隐显出凤凰真身。胡悠看着他的架势,反应了好久,才迟缓地问:“你今日,是要涅槃吗?”凤凰不语,但那伫立在屋脊上密密麻麻的鸟族早已暗示一切——他们在为自己的王送行,为他的死亡而哀悼,也为他的重生而喜悦。

 


       胡悠沉默,转头看向了高阁之下,凤凰倏地幻化出原身,赤金色的光芒直冲天际,万丈霞光在这一瞬撕开天穹,将它从灰白沥至灿金。百鸟听到凤鸣早已盘旋而上,追在那道赤金色身影后面发出阵阵哀啼——百鸟之王将要涅槃,人间的一切贪嗔痴恨由凤凰的寂灭结束,新一轮怨气与不甘随着凤凰的新生而继续,周而复始,不见终结。

 


       百姓看着翱翔于九天的凤凰惊慌失措,纷纷下跪请求神明保佑风调雨顺福寿康健,那凤凰却毫无回转之意,盘旋几圈之后俯冲到这京城最高的楼阁,绕着他发出悲鸣。天地本是逆旅,万物不过归于尘土,窥破这生死天机,轮回不过一场大梦,如此而已。

 


       一旁的禁卫军似乎被凤凰真容震慑,甚至没有想起近身护卫,那凤凰绕着高阁上下翻飞几次,然后振翅而上,赤金色的尾羽拖出的光芒扫在了小皇帝的脸上。小皇帝面无表情,似乎并不感激神眷,也不在乎上苍是否垂青,他像是一尊雕像,又像是京城百里外无人会走的断墙。

 


       漫天金光披散下,只见真火凭空而起,火光耀眼刺目却不见热度,可那从灵魂而出的灼热却无法忽视。凤凰的身躯在冲天火光中逐渐消弭,化成星星点点的光芒飘入每一户人家,驱散尘世纷扰,留一方清净无暇。一句不知是何的话随真火消失在天际,或许是箴言,或许是庇佑,匍匐的生灵试图听清凤凰带来的神谕,但那声音空灵,似盘旋在天际,迟迟未曾下落,一个字也没坠进他们的耳里。

 


       只有一个人清清楚楚听到了他说什么。

 


       胡悠闭上眼,所有翻腾而上的情感都在飞扬的尘埃中化为千风,这诸天神佛未曾渡他,只这天地唯一一只凤凰,在涅槃中用最后魂力祈愿:


       “往极乐去,不堕地狱。”


       “好,好,好。”手里的凤凰尾羽在凤凰涅槃一瞬化为星芒,空空如也的掌中是午夜寂静的风和无处安放的灵魂。胡悠看向渺远之处,最终握紧手掌,闭上了眼,再无声息。

 


       天已大亮,目及之处都是跪倒的百姓,寂静四合,在那一份还未熄灭的虔诚与期盼中,太监的声音拉得极长:“皇上,驾崩了。”

 


2018-08-26
评论
热度(8)
© 一只滚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