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瞎吃,一个混迹在欧美圈的国产剧爱好者,老年人习性,听小曲看相声。

【林秦】我的爱人


#ooc是我的,爱是他们的,除了渣文笔我什么都没有。
#突然爆肝,语言系统紊乱,就是觉得两个中年男人拔白头发莫名的温馨就写了嘻嘻
#喜欢就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剧情啥的一起聊聊啊!欢迎评论我都会仔细看哒❤




秦明和林涛已经一起走过了第十个年头。不是工作意义上的十年,而是伴侣意义上的十年。林涛在他三十岁那年终于将他摆放的乱七八糟的情感归位,忽觉自己虽然自诩情场浪子,但是那颗心好像从大学起就只牢牢牵扯在一个人身上,细细想来他自从遇见秦明之后生命中每一个重要的日子秦明都不曾缺席,就像自己见证了他所有的寂灭与新生。

后来在林涛三十岁生日那年,他买了一束花送给了秦明。他们两个度过了自从十八岁起每一个生日,以前读大学就在宿舍过,后来工作了就是在秦明家,或许是两个人在内心都保有的固执的对家的渴望,于是更钟情于这种温馨的小天地。秦明看着花不明白这是一个什么操作,想着难道是什么交换礼物的仪式,就顺手接下了花然后把手上的蛋糕放在桌子上打算拆开,林涛却猝不及防地单膝跪下,拿出了准备好的戒指。

林涛深吸了一口气,本来打好的腹稿到现在居然忘得一干二净,他看着秦明那双有些诧异的眼睛有些失神,只能磕磕巴巴说了一堆没头没脑的话,说了当年大学的懵懂情绪,说了工作时内心的跌宕起伏,说了无法自拔的深沉爱意,说了深陷其中的不可救药,来来回回,都是那一句我爱你的复杂说明。他说着说着只敢看着秦明光洁的下巴,向下是他上下滚动的喉结,然后是如天鹅一般的颈子。他不敢再看了,只举起自己手中的戒指,他甚至做好了如果被拒绝他就申请调换工作位置防止给秦明造成麻烦的准备。

但什么也没发生,秦明就像是这十二个年头里的每一个生日一样平淡,他接过林涛的戒指,塞到了自己的西装口袋里,然后摆好了餐具,把蛋糕拿了出来,看着还跪在地上发懵的林涛挑了挑眉:“怎么还不起来?还要我吻你才可以吗胡子公主。”

林涛被狂喜所淹没,站起来的一瞬间就把秦明拉到了自己的怀里,紧得秦明有些喘不过气来。他忘了他们在那天接了多少次吻,他只记得每一个吻都带着秦明的味道,有蛋糕甜甜的奶油味,还有泡好的咖啡的苦味,还有牙膏清凉的薄荷味。秦明嘴上说着烦,但是一个吻也没有拒绝,他只张开自己薄薄的嘴唇,让林涛一遍遍轻轻地吸吮,他还伸出自己的舌尖,舔了舔林涛有些干涩的唇。林涛一遍遍在他的耳边叫他的名字,秦明和他十指相扣,耳垂被林涛含着,不时被咬上两下,他小声地嘟囔,林涛听了几次都无法分辨,只得凑得极近,近到秦明的呼吸拍在了他的耳廓。他听清了,秦明说的是:

“你怎么这么晚,我等你好久了。”


“虽然是你生日也不用这么隆重吧,如果剩的饭菜太多会很难处理。”秦明进门看着林涛已经炒了七八个菜但是仍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就有些头疼。林涛像是被惊醒一样抬头,从回忆状态抽离出来,笑嘻嘻地去接秦明手里的公文包,“啧,这可是大日子,我们十周年啊!而且就剩一个消食的汤了,让它煮一会儿,我们吃完估计就可以喝了。”

秦明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到底也没说什么,走到餐桌旁先把蛋糕拆开。秦明看着蛋糕不由自主笑了一下——和他们那年一模一样的蛋糕,一只猫和一只狗还打着两把小伞,周围是奶油铺的草地。秦明笑林涛童心未泯,又觉得这人的深情总是在小地方展现得淋漓尽致,让人挪不开眼。

林涛还是那样,在人前看着是比十年前老练成熟得多,可私下里没一点变化,有过剩的精力和说不完的情话,吃个饭还时不时说说自己今天哪里又多爱了秦明一点,一时突发奇想非要重新求婚一次。秦明气得想笑,抬脚轻轻踹了他一下让他赶紧滚回去好好吃饭,林涛不依不饶,秦明最后也没说过他,红着脸听了一遍和十年前完全不一样的话。此时两个人都不再是当年风华正茂的年岁,多少都被风霜染上了眉梢眼角,戒指早已因为多年的佩戴有了道道磨痕也不比以前光亮,两个人携手走过的年岁,在林涛一句一句的告白中重新上演,似乎回到那个夜晚,林涛从后面揽住秦明,在他耳边一遍一遍重复:“不晚的,不晚的,只要你在,我一定会来。”

秦明收拾好桌子躺在沙发上放空,林涛把消食的汤盛了出来放在茶几上,然后挑了一部老片子,靠在秦明的脚边看了起来。电影的节奏不快,镜头转换间是无数光怪陆离的世界,却又是真实在上演。秦明看了好多遍这个电影,现下抽出了一大部分注意放在了林涛身上。大宝常说秦明是得到时间之神宠幸的人,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少之又少,只有笑起来眼角细小的纹路还成些样子;林涛就像个天谴之人,刚刚四十岁鬓角却有了几根白头发,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看着就像猥琐大叔。林涛气得追着大宝跑了半个警局,直到大宝答应请他吃最贵的小龙虾才罢休。秦明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林涛的确老得要快些,大概是因为他每天都在奔波不得空闲。每天风吹日晒,作息颠倒,工作起来倒也真对得上一句“枪林弹雨”,身上不知道落了多少毛病,但林涛还是那样,拿着他的满腔热情去和前路未知的所有对抗。林涛不知道什么时候转了头,秦明也不知道他和自己对视了多久,板起脸来低声问他怎么不看电影,发红的耳朵却先出卖了自己。林涛凑上去亲了亲秦明的耳垂,低声回答,你不是也在看我。秦明沉默了一下,伸手摸了摸他的鬓角,喃喃自语到:“有白头发了啊。”

林涛笑了一下,把头凑到秦明脸前,用有点撒娇的口吻说:“那你帮我拔了吧。”秦明低声地嗯了一下,也坐到了沙发旁的地毯上,让林涛趴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一根一根的仔细地找着。林涛趴在他的大腿上,不知怎么突然笑了起来,秦明手一抖差点拔掉一根黑头发。他伸手拍了一下林涛的头,暗示他乖一点,或许是这样的秦明实在是太温柔了,林涛也被传染了,声音变得软软的:“我现在知道为什么赵敏说让张无忌为她画眉的时候那么幸福了。”秦明手一顿,穿过发丝时却愈发温柔,世界在这一刻无限缩小,只把他们两个留在其间,那用温柔和包容建筑起的亲昵逐渐淹没他们的内心,于是爱意在无限的爱与被爱中构建起永恒的世界,它不会衰落,也不会消弭。

秦明曾不止一次暗自庆幸林涛走到了自己身边,他甚至在心底无声祈祷,这世间罪孽如此之多,请把林涛这样至真至善的人多留些日子,淘去漫长岁月中的砂砾,保存林涛这一枚遗落的珍珠。

林涛闭着眼,在心里向上天祈祷,请不要收回我的宝藏,请不要带走我的光,让我多占有哪怕一刻的温存时光。

请不要带走我的爱人,请原谅我的孤注一掷和负隅顽抗。

秦明和林涛都在暗自祈祷。

今夜的星河比昨夜更亮。

2018-07-21
评论(13)
热度(86)
© 一只滚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