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瞎吃,一个混迹在欧美圈的国产剧爱好者,老年人习性,听小曲看相声。

叶片警和许老师的两三事[2]

chapter 2

       叶修看了一眼蓝河,笑的有点痞气。“小蓝河,跟我吃个饭还紧张?”

        蓝河又不自觉搓了搓手,眨了眨水亮亮的眼睛:“嗯,第一次跟大神吃饭,有点紧张。以前可没这机会,都是一堆人在你身边的。你不记得?”蓝河转过脸,看着叶修的眼睛,说的认真。

        “啊,哥也有年少轻狂的时候啊!那时也是众星拱月光芒四射呢!”叶修扯着嘴角,既像是骄傲,又像是想起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摆了摆手,“不提不提,大家现在过得也挺好。”

       的确,现在过得挺好——除了叶修。韩文清和张新杰进了总局,一个是法医,一个是助手,生活极其有规律。三年,判断案件缘由的准确率为百分之百,作为总局法医出差率那也是相当高的。演讲、协助调查、搜集案本。对此张新杰十分不满,给出的理由简单粗暴:“影响作息。”喻文州和黄少天作为破案搭档,一路过关斩将,不断升迁,仔细想想,已经比叶修现在的职位还高了,当然,比叶修低的应该就剩保洁和更夫了。林敬言和方锐……

       “林敬言前辈和方锐前辈呢?好久没听到了!据说是因为,恩,那啥,就被辞了?”蓝河难得小不正经,挤眉弄眼的,颇有几分黄少天跟喻文州撒娇的模样。

      “他俩?好着哪!这俩人倒没辞职,老林去了文职,专管档案管理的,方锐个不要脸的,和我一样,给老魏招安了,奋战在第一线,哎,每天猥琐的偷着懒,生活挺小资呢,前两天还去扫黄来着呢!”叶修笑了一下,眼睛看着前方的路,右手在抽屉里摸索,之后熟练抽出烟叼在嘴里,点起打火机,一气呵成。

        “这人闲不住,老林又不想拘着方锐,反正离得不远,俩人这生活也是风生水起。动不动在局里还看俩人秀恩爱,你说闹心不闹心!”叶修打火机点着火在手里转了一圈,最后还是一扣,只叼了根烟在嘴里转着。

      “不抽?”蓝河歪着头,疑惑的看着叶修。这人不是烟不离口么?倒是很奇怪这样的人是怎么成为警校的传奇的!他刚入校就听大家谈起叶修的传奇,他只知道,这个人以最优异的成绩从警校毕业,以最高的准确率破着经手的每个案件,以最拼命姿态渗入进每一个犯罪滋生的角落,最后以最短的速度被提升到局长,甚至再过几个月,他带完自己这波实习生,他就可以进到总局,但是也以最迅速的速度滚出了核心到了这里,而且仅仅是一个片警。而自己在离开他之后放弃了做警察,而这个人,甘愿做基层,也不愿离开这里,脱下这身警服。蓝河想着,表情有些复杂,望向叶修的侧脸。

       叶修摇了摇头,晃了晃烟,打断蓝河的眼神注视,又把烟塞回了嘴里,说话倒也还清晰:“得啦,这有一个小朋友的人生启蒙!”叶修说的极其不正经。蓝河白了一眼叶修,心里倒是很高兴。面上不正经,人还是挺好的吗!

       “火锅吧,快,简单,朋友开的。”叶修抖了抖警服的衣领,下巴朝前面的店抬了一下,“啧,这小名字起得还挺酷。”蓝河自己嘟囔着,嗨翻天,整的跟嗑药似的,谁这找抽那来这儿吃饭。

       叶修熄了火,先下去,然后拉开了蓝河边上的门。蓝河像看蛇精病一样看着他。“哎呀,难得绅士一次,你怎么这么不领情呢!”蓝河撇了撇嘴,一脸嫌弃,别别扭扭的在叶修的绅士之礼下走出了车。

       “呦,叶哥你来啦!”本来在后面忙的老板,立刻冲了出来,在围裙上擦着手,“叶哥来了?”听到声音,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也慢悠悠的从楼上走下来,老板赶紧迎上去,一脸紧张:“说了别下来,我招待叶哥你还不放心?你这身子再出点事咋办!”

       老板小心翼翼把女人圈在怀里,然后抬起头,冲叶修傻笑:“嘿,哥,我们这俩天新弄出来个锅,味挺棒的,主要是时间短,料足,”老板一抬头,看见后面安安静静的蓝河,“哎呀叶哥带朋友啦!那肯定得尝尝我这个啦!特好吃真的!就当你们试吃了,不收钱!”老板摸摸头,一张本来有点痞气的脸上写满了“我大度,随便吃”

        “哎哎哎,老八你这样咱俩就没交情了啊!挣点钱不容易,这样吧,就当我是熟客,打八折,你这以后还有两个宝宝呢!四口人!”叶修摆摆手,把警服脱下,搭在了凳子上,然后招呼蓝河过来坐。

        蓝河像个乖宝宝一下坐在座位上,后背笔直笔直的靠在椅凳上,然后一脸“快讲故事啊快讲啊我好好奇哦但那是我绝对不会说我想听的你快看出来吧你快看看我吧”的表情。叶修笑笑,正好赶上老板把火锅端来,“别看了,下点东西,边弄边和你讲。”蓝河立刻乖乖的往里面下着肉和青菜,并不时的发散出星星射线。

       叶修看着这样的蓝河,忍不住笑了笑,蒸腾出的热气挡在面前,把叶修的脸氤氲开来,看不清晰。但是蓝河还是感觉出来了:叶修这个老流氓,正因为自己表现出来的 八卦而高兴!别他妈问我怎么感觉的!我就是知道!
         “当年啊,老魏抓了他们个团伙,他们主要是偷东西,结果过失杀人,这孩子为了所谓江湖道义,给他老大顶罪,本来说好老大在外面走后门,判个三五年就出来,结果那年赶上严查,那老大愣是没敢管,还怕扯上自己,让人把事全推他身上了,还一毛钱都没扔,这孩子的妈差点哭瞎了!”叶修咂吧咂吧嘴,夹了一片肉放到蓝河碗里,蓝河也没客气,吃下去接着星星眼看着叶修。
         “看来是熟了。”叶修嘟囔着,给自己也夹了一块。
        WTF!妈蛋这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蓝河一口气吊在嗓子眼,差点晕过去。
         “嗨,后面就挺简单啊,他被判了十五年,当年才二十啊!结果这孩子还行,在牢里还算好,改造挺好,减了五年,这期间,那些个当年信誓旦旦保证绝对跟着他的,一个个再也没来看过他,只有这个姑娘,”叶修抬抬下巴,冲远处看着媳妇傻乐的老八示意,老八乐呵的摆了摆手,他媳妇笑的一脸温柔。
         “就她,一直等他,等了十年。刚开始老八还不愿意,说觉得耽误姑娘,后来他跟我说,他觉得,他在牢里这么混日子,才是耽误姑娘。你看现在,生意风生水起的,家庭和谐美满的,啧啧,真嫉妒。后来出来了,回我这片,老魏说,叶修,他就你管吧,然后我就得给他写档案啊,看他悔改的咋样啊!”蓝河翻个白眼。叶修说得轻巧,可想想就知道不止这些。
         “哎,你说你咋这么八卦呢!”叶修挠挠头,筷子不停,嘴也不停。“这姑娘为了他,和家里决裂了,她妈把她锁家里,结果姑娘直接从窗户弄了个床单顺下去了,差点摔死。这小伙刚出来啊,没人敢要,有案底啊!俩人到最后都要去要饭了,后来我一想,这不行啊,这我要不管,这再走上歪路,我们还得抓一回,这孩崽子跑得太快,老魏说为了抓他,整个警局像跑了三个马拉松!你说那追着得多麻烦啊,然后我们就帮他开了个小饭店,刚开始没人来,我们就轮流带朋友吃,然后出去当拖,最后啊,终于火了,去年我借他们点钱,重装修,改成火锅店,别说,做生意,做菜这孩子都有一手。你吃啊蓝河!再不吃真没了!”蓝河一看,呵,还真没他妈没开玩笑,叶修还真没客气!蓝河立刻下筷子,毫不犹豫夹走了剩下的肉。
        “啧,手还挺快。”叶修一脸痛惜,然后立刻再往里下肉。啧啧,肉食性动物啊!
        这俩人你下我吃,我吃你下……卧槽怎么都是叶修在吃!不时夹杂着对警校的回忆“唉卧槽太不公平了,你说凭什么只有解剖室有冷气,你说吧那需要这玩意吗?”“啥玩意,居然把后门堵了!哎你知道这阻碍了多少为人类发展的而贡献的少男少女澎湃热情吗”“你居然也是X教授!他的秃顶好了点么!”
         “哎我说……”
         “我,太帅了惹人爱,欠下的风流债……”叶修话说一半,被铃声打断。草泥马叶修你能要点碧莲么?蓝河一手扶额,被这美丽的歌声而打动,情难自禁,流下了欢喜的泪水 。
        “哎,行行行,不就胡同口第二家吗,他家我都熟门了,肯定是猫又爬树下不来了吧!啥,还有人?行啦,我这就去。”叶修好歹是警校出身,就算平时邋遢,但是工作从来有效率。手里收拾着衣服,一边抽出银行卡,准备去柜台刷,在其中间还完成了【与老板和他媳妇告别】及【蓝河跟上我】这两个手势的无缝贴和。
         “怎么了,这么急。”蓝河看着叶修被一层薄汗裹着的额头,很想提醒会感冒,最好现在别出门,可又觉得是不是太亲密,最后硬生生憋了回去。
         “嗨,老太太家猫跑树上了,结果他孙子也淘,顺着二楼窗户,爬到了树上,想把猫弄下来,结果全都憋树上了。这会儿局里能找着的就我了,他们在高速上处理个交通事故呢!”叶修打着火,抬头看看蓝河,“恐怕你得自己回去了。”有点抱歉的挥了下手。
         “嗯,如果是北门那个胡同,我家就在附近,我就当帮老朋友打个下手吧!反正你也得写案件记录,我在底下记录,你去顶上救!”不过这个不是需要消防队更好一些么?蓝河心里悄悄做了个决定:太危险的话,就帮叶修找领导吧!好歹弄个气垫过来啊!
         “别担心,哥可死不了,哪能像包荣兴似的,自己把自己摔折了。”叶修笑笑,发动了警车。
        “小蓝河,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爱操心。”叶修也没看蓝河,但是语气里带了点怀念。
        蓝河忍不住笑了,想想自己的确挺爱瞎管闲事的,臭毛病也改不过来了。 “你也是啊前辈,一天臭屁的不得了。”蓝河的小表情,全是挑衅。
         “啧啧,孩大不中留啊,这就学会嘲讽前辈了!真是世风日下啊!连我个大叔也欺负。”叶修一脸心痛,就差拿出来救心丸塞嘴里了。
         蓝河看着叶修的侧脸低低的笑。
          “谁让你为老不尊呢,叶大前辈。”
   

                       <       TBC.     >

2015-05-01
评论(3)
热度(7)
© 一只滚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