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瞎吃,一个混迹在欧美圈的国产剧爱好者,老年人习性,听小曲看相声。

【林秦】我从远方来,和你看看海

#脑洞其实是想看两个人在海边向着夕阳奔跑,但太中二了一直没实现
#ooc是我的,爱是他们的
#喜欢的话就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吧,评论会仔细看的嘻嘻爱你们哦❤

1

秦明和林涛难得凑到一起有个假期。虽然说也有年假,但是警察这份工作不像别的,出了案件你就算是在西伯利亚也要飞回来冲到一线,假期没开头就结束了这种事也是常有。这次两个人也算做足了准备,没定太远,就在青岛,这样就算真的临时有任务来回也方便。

行程的最后两个人特意定了一间海景房,没有选在热门的地方,只选了一家较为偏僻的酒店,隔了一条公路就是大海,周围是个小村落,宁静而安逸。秦明本来是觉着晚上快退潮了正好可以沿着海岸边散散步吹吹海风,结果林涛看到好多人在追着退潮的海水一个劲儿地跑,里面还有人拿着小铲子挖螃蟹捡贝壳,于是一时兴起非要脱了鞋进去。秦明嫌脏,不愿意过去,林涛倒像是撒欢儿的傻狗,冲进去之后和一家正在玩挖沙子抓螃蟹的小朋友们达成了共识,竟然从他们那儿搞到了一只小铲子,然后就在有洞的地方挖起了螃蟹,挖到了之后还兴奋地举起来炫耀。螃蟹小小的,也就拇指盖儿那么大,林涛捏在两指之间险些看对眼儿。

秦明懒得管他,就自己一个人沿着海岸慢慢地走,他感觉脚下有细细的沙微微下陷,带着几不可查的流动感。不远处是不知何时停靠的船只,早就破旧不堪,想来是在这儿做个装饰。秦明歪头,看着天际线处一轮红日,日暮的夕光撒在破旧的船只上,海风夹杂着藻类植物以及海水特有的咸腥味,裹挟着在水中泡到腐烂的木头的味道迎面而来,却并非难闻。像鲜活与沉寂的碰撞,像生存与死亡的纠缠,既是消亡又是重生,似乎一切都在这大海里孕育又归于天地。耳边是海风轻轻略过的呼声,远处是儿童的喧闹,似茫茫间一道天幕,将眼前之景与远处热闹划分开来。秦明立在木船的旁边,望向无边大海,它未有惊涛骇浪,更好像是与秦明无言对视。秦明似乎有些明白为何站在海边总有无数复杂情感涌现。它包裹着你,在这广袤无垠之间,你的心也随之扩大,似天地间唯你一人,便生出和万物对视的孤寂之感。

突然似从极远的山巅送下来的声音,又似乎就在耳边,这声音越来越近,打破了海声设于他身边的禁锢,在这与海沉默的对视中激出阵阵金色的波浪。秦明侧过身,只看见林涛向自己跑来,恍惚间竟有些像灰色的鸥鸟,沿着天际线振翅而来。

林涛冲了过来,秦明维持着侧身的姿势没有动,然后就迎来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秦明愣了一下,然后带些愠怒低声说:“林涛,有很多人。”便要用力挣脱。“没事儿,没人看。”林涛小声嘀咕,但是还是松开了自己的双臂,然后把自己手里的螃蟹像献宝一样伸到了秦明面前。秦明哼了一声,只让他把这些拿的离自己远一点,蹭到身上就不用睡床了,林涛这才收敛一点笑眯眯地看了看秦明,然后快跑了几步,把螃蟹放在了离退潮的海水稍近一些的地方。秦明看着林涛匆匆跑去,蹲在地下放生时似乎嘴里还念念有词,面上也带了一点笑意。

夕阳正缓缓迈入地平线,玫瑰金色的夕光隐于云层之后,和深蓝色的天幕渐趋融合,鸥鸟略过水面渐行渐低,林涛冲着秦明奔去。

“走吧,我们回去。”

头顶一只灰鸥略过,鸟鸣短促而有力,好似倦鸟归巢,却满心欢喜。

2

“早醒毁一天啊……”林涛嘴里嘟囔着,手上习惯性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刚才还有型的头发立刻被扒成了鸡窝。秦明不满地挑了下眉,瞥了一眼林涛乱糟糟的发型开口道:“别找我给你弄了,二十秒你就得毁了。”林涛在旁边挤眉弄眼,就怕秦明不高兴,秦明只瞪了他一下,指了指披肩示意林涛带上。

都说最浪漫的事就是带着爱人一起在海边看日出,两个人难得出来旅游,自然也不能错过,晚上临睡前特意查好了几点日出,由于地方比较偏僻又专门询问了保安哪边更容易看见日出,这才决定好第二天出门。

摸不准到底会不会提前,虽说显示是4:12,但两个人三点多一点就出了酒店。出了酒店门,秦明皱了皱眉,外面灰蒙蒙的,有一些阴天的征兆。秦明有些懊恼,算到了一切,连早上冷怕冻到这点都计算好了,唯独忘了看一下第二天的天气预报。林涛看出来秦明的心思,揽过了他的肩膀,拖着他往前面走,说:“没什么,说不定走到地方天就晴了呢,总会有办法的。”秦明知道他并不是在意是否真的能看到日出,更多的是想和自己一起,只是床都起了,虽然日出是个附加,但错过了还是让人气结。

两人慢慢地朝着昨晚保安指的方向走,林涛仍是习惯性的差秦明半步,只要稍稍斜视一点就能看见秦明精致的侧脸,为了出门方便穿的红色格子外套衬得秦明整个人又小了几岁。林涛一直觉得秦明过于精致了,在一群刀斧凿出来的汉子里面,秦明就是精雕细琢的白玉,本来是极怕磕碰,就该人护着一路顺风顺水扶摇直上的,可前半生却多坎坷波折,拼个玉碎也不愿意低头,面上摆出孤高冷傲的样子,内里却至真至纯。

海浪拍打着不远处的礁石,潮湿的海风拂过,带来的水气把两人的发丝沾染的都有些湿漉漉的沉重感,秦明皱了皱眉,明显是不太舒服,林涛推搡了他一下,冲着海的方向挑了挑眉,说:“反正也湿了吧唧的,不如咱们就到海边走吧。”秦明白了他一眼,“这会儿也快要涨潮了,离得太近你也不怕回不来。”林涛拍了一下秦明肩膀,笑嘻嘻说:“哪儿能呢,又不是瞎,看它涨得快了咱们就退回来呗。走吧走吧!”说着也不管秦明同不同意,直接拉着他走到了沙滩上。现下还不是海水涨得高的时候,海岸线还隔得有点距离,秦明本不打算离海边太近,可是今天大概是真的天阴欲雨,再加上海风越来越喧嚣,湿气打得整个人都有些黏腻,回去一定要重新洗澡的,干脆放弃了抵抗,顺着林涛的意在边上走了起来,也没有拒绝林涛牵住他的手。

“今天可能是真的看不到日出了。”秦明刚才被林涛裹在厚厚的披肩里面,只模糊不清地嗯了一下,之后拽开了林涛捂得结结实实的披肩,给林涛也圈在了里面,幸好带的披肩够大,能把两人堪堪围住,林涛紧紧地抱着他的腰,远看和一般情侣无二。

两人走了很远,秦明看海水涨得越来越快,这一会儿已经拍上了礁石,本想绕到旁边公路上走,谁知林涛软磨硬泡,也不知道三十岁的人哪儿来的这么大的童心,非要从礁石上过去,秦明烦不胜烦,终于松口答应。海浪掀起又落下,拍在礁石上激起的水花砸在二人的脚边,有的甚至溅在了二人的衣角,大概是心中那种掩藏的冒险精神被勾了出来,秦明也甩开了林涛一直拉着自己的手,轻巧地踏着石头往前走。林涛本来是为了照顾秦明,自己走在了下面比较陡峭的地方,这一会儿竟然被秦明落在了后面。林涛也没着急追,只从后面看着秦明灵活的身影。林涛很少看到秦明像现在一样自在,多年相处模式就是秦明主静他主动,除了上次池子的案子看秦明动了手,其他时候秦明都是绷着自己,既不愿意惹上麻烦也不打算帮别人解决麻烦,那时候的秦明哪儿比得上现在,自在轻快的像天际一只飞鸟。

林涛想着,就看见前面秦明停住了,回头看了他一眼,那眼神里竟然带着几分不满。是了,就是这种表情让秦明生动起来,那种下意识的亲近,无限的包容,既是秦明发自内心的真实又是他不愿展示的内在。

还好,这些都留给了我。

林涛一笑,迈开大步追了上去,比上次快了不少,秦明挑眉笑了一下,眼神带点审视还含着几分满意,然后转身又跑了起来,连着几个大步跃下礁石,两个人就把这空旷的沙滩变成了战场,你追我赶玩得不亦乐乎。林涛缠着秦明挠他的痒痒,秦明佯装生气从他的怀里想挣脱却因为太痒了一秒破功,林涛越看他这样越伸手去挠,秦明挣扎几次没能挣脱直接从背后翻了过去扒在了林涛后背,林涛一只手托住秦明,一只手去挡他在自己脸上作乱的手,两道身影重叠在一起,笑声平添几分少年意气,背后海鸥似乎从远处地平线飞来,在两人身后盘旋飞转个不停。

两人闹了一会儿,秦明拍了两下林涛,示意把自己放下来,结果林涛也没松手,就背着他一路往前面的瞭望塔走去。凌晨的海边除了海声和鸥鸟不时发出的鸣叫外沉默的可以,好像一切都仍在沉睡。秦明看着没人也没拒绝,就趴在了林涛的背上,两条腿还荡啊荡的。林涛为了配合秦明也哼起了走调的小曲儿,感受着他搭在自己胸前的双手晃动的节奏,一步步走得极其沉稳。

等到了瞭望塔的时候时间也差不多了,可惜天依旧阴沉沉的,丝毫看不出破晓时应有的壮阔。林涛摇了摇头,把披肩围回了秦明的身上,自己身上衣摆被风吹得直往后跑,“哎,今儿出来,比看日出值多了。”然后一个劲儿冲身边的秦明挤眉弄眼。秦明眯着眼把脑袋缩在了披肩里,歪着头看着林涛没讲话。那一瞬间林涛只觉得大脑有点缺氧,秦明太乖巧了,脱了西装的他就像卸下了盔甲,化为山谷中一道清风。林涛伸出手在秦明的头上摸了两下,自然的滑到了脖颈,在颈后轻轻捏了两下,之后把他揽到了自己怀里。

铅灰色的天空,晨曦的金光被厚重的云层压下,海水渐渐上涨,漫过了二人刚才跑过的沙滩。秦明和林涛只静静地靠在一起,倚在瞭望塔的铁栏杆上,远方并没有日出的征兆,但好像在场的人也不是很在意,林涛又哼起了刚才的小曲儿,秦明好像听出来了,又好像没有,哼起来的时候似乎根本没有和林涛在一个调子上,但是温柔的不像话。

“我不能没有你,任时间轮番更替,早已二合为一。”

2018-01-26
评论
热度(43)
© 一只滚w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