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瞎吃,一个混迹在欧美圈的国产剧爱好者,老年人习性,听小曲看相声。

【贤梅】我和你


嘻嘻萌了这么久的贤梅,被聊天记录炸开花了哈哈哈,更一篇写着玩玩儿,不上升蒸煮,圈地自萌。
ooc是我的,爱是他们的,除了脑洞和渣文笔一无所有。
感谢收看,喜欢就留个评论或者小心心,爱你们啦❤



秦霄贤一贯是随着梅九亮的。

这一点没少被队里其他人揶揄,九良老师更是斜着眼说秦霄贤的眼神太露骨了,就差把小梅扒光了拉灯睡觉了。不过秦霄贤半点不在意,从来都笑眯眯地不说话,然后经常放出诸如"周九良生无可恋骑单车""周九良瘪嘴八道褶儿"等等表情包,对此周九良心里不知道恨了他多少次,总是撺掇几个人在后台一起整秦霄贤,藏包藏鞋藏手机,孟鹤堂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认,看着秦霄贤气急败坏的脸几个人更是乐此不疲。

梅九亮很少在外表态,一般老秦摸摸抱抱也就随着他了,除非这人凑上来死乞白赖非要亲他,不然一般梅九亮不会太大反应,更别提这俩人大规模批发狗粮了,粉丝群没少被这俩人秀死。孟鹤堂有时候也稍微提醒提醒,怕俩人太过影响形象,不过毕竟不是当事人,也没太深入提点。

后来梅九亮就住在秦霄贤家里了。一来是因为方便,住宿舍毕竟不少麻烦事,来来回回借宿还不如直接住下;二来老秦也想找个人陪陪,有人打扫卫生,回来的时候给你留了盏灯,这才像个家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秦霄贤和梅九亮在一起了,三个月前就同意了。

那天是情人节,两个人约着邢鹤薇看了部电影,之后秦霄贤跟梅九亮说,得了,回宿舍怪麻烦的,我家走起。然后就推着梅九亮上了出租车。梅九亮倒是没什么太大感觉,反正也没少去他家了,干脆在车上和秦霄贤拍了不少合照,挑了两张发了个微博。邢鹤薇转发来了一句:“我锃光瓦亮。”老秦看完就在旁边嘿嘿的笑,转发评论了一句:“现在终于二人世界了。”梅九亮看着手机笑着拍了一下秦霄贤的胳膊骂他不要脸,秦霄贤还是那样,笑眯眯的不说话,只是盯着梅九亮看,车窗外的灯光隔着玻璃映在秦霄贤的脸上,梅九亮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立刻移开了眼。

后来上了楼,梅九亮在前面走,不时回头看一下秦霄贤有没有跟上,秦霄贤在后面拉住梅九亮衣角,每上一层楼就在后面小声咳嗽一下,声控灯一盏一盏亮起,无端生出一种岁月沉积后的美好来,似乎这窄窄一方天地,就是生活的全部了。秦霄贤干脆伸出手,拽住了梅九亮垂下来的左手,梅九亮手条件反射缩了一下,但也没抽出来,就这么乖乖的让他握着,只是低下了头,暗淡的灯光下他的表情晦涩不明。

快到门口,梅九亮顿住了脚,等着秦霄贤开门,秦霄贤快走了两步,手不仅没有放开,反而握得更紧了,另一只手攥着钥匙却没拧,下面一串钥匙撞击叮叮当当的响,除此之外寂静一片。

“小梅,哥就是想跟你说,今儿个就在我家吧,别回去了。”

“也不是,其实我是想说,以后也别回去了,都在我家吧。”

“小梅,其实本来今天是想单独约你一个的,但是又有点紧张,你说,哎,其实每次咱俩单独出去我都没觉得有什么,这次真的是,哈,紧张坏了,怕你不同意。多新鲜,准备告白了还带着个朋友来的。”秦霄贤自嘲地笑笑,攥得紧紧的手怕是连钥匙的形状都印在了上面

“刚开始没怎么样的,就是单纯觉得你人挺好玩儿,长得也招人稀罕就多和你聊了聊,后来是真的发现你这个人挺可心,就动了那么一点小心思,摸摸抱抱什么的,咍,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这个人过的没那么多禁忌,就求个舒坦,要是一直这么拖着,对你不好,对我自己也是个折磨。”秦霄贤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像上面有一粒怎么也舔不掉的砂糖。

梅九亮一直没说话,手还是那么稳稳地被牵着,只是濡湿的掌心泄露了心中的波澜。
“先进屋吧。”

秦霄贤转回头,伸手开了门,错个身的功夫,梅九亮就挣开了秦霄贤的手先一步迈进了门里。秦霄贤在门口看着自己的空空的手又笑了一下,带着点嘲讽,又多了那么几分理所应当。


梅九亮连灯都没有开,径直走了过去坐在了沙发上,秦霄贤换上拖鞋慢慢地走过去。黑暗像是涌动的泥浆,他们埋在里面,寸步难行又无计可施,只能任由窒息感扎进你的喉管。

“秦霄贤,你现在还来得说刚才是玩笑,我当一切都没发生。”梅九亮十指交叉,秦霄贤从侧面只能看到梅九亮紧绷的下颌线,那双上挑的眼睛也闭的紧紧的,好像拒绝周遭的一切。两只猫凑过来围着梅九亮的脚边转,第一次没有得到回应。

“梅九亮,我这个人从来不开玩笑的。”秦霄贤伸手扒拉了一下梅九亮脚边的猫然后抱到了自己怀里,有一搭没一搭的梳着它的毛。

“秦霄贤,我不清楚你怎么突然这么说,但我就问问你,你想好以后了么?你想过之后跟家里怎么说么?以后出了门怎么介绍我?师兄弟面前怎么解释咱俩关系?咱俩现在有什么能力说抵得住外界压力就在一起?你想过吗秦霄贤?”梅九亮第一次和他说话这么冲,最后三个字压在牙缝里,砸在耳朵里却是疼得紧。

“小梅,你知道吗。其实我想过很多。我想过之后跟家里怎么说,也想过之后的日子怎么过。但我怎么想,这可能都是无解的。我无法预估你的家里是什么情形,也说不好我的家里会是什么样子,我只是觉得,我能给你我现在所有的东西,为想要的生活一起奋斗。我们俩现在都有正经工作,家里也不是供养不上,再说了,有什么事儿能把人砸到土里活不下去呢?”秦霄贤又搓了两下猫,突然笑了一下,像是想到什么开心事。

“你知道吗,我想来想去,全是和你在一起之后能做的开心的事,我要是真的这么一直拖拉着,像是个变态一样享受这种隐秘的快感,才是对感情的不尊重。我宁愿死在真相里,也不愿意活在蒙蔽里。”秦霄贤突然睁开眼看了看梅九亮,“你就真的,一点也不喜欢我么?”

梅九亮沉默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成了一尊塑像。

“梅九亮,我知道你会觉得我是勇气使然,一时意气,但是你要知道,我们都是这世间普普通通的一个人,我们追寻的不只是如何生存如何去满足别人的期望,更重要的是追寻爱。我是真的希望,你能把我放在你的未来里的。”秦霄贤再次拽住了梅九亮的手,他感觉梅九亮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是不喜欢他吗?不是的。仔细想想所有的容忍和亲密都是默认,只是不愿意更害怕真相戳破后的责任和窘迫。道路漫长且艰辛,放眼四望又是一片空旷寂静,明明看着前路似乎多是坦途,但是实际上伸手却是一掌冷雾。

“秦霄贤,”梅九亮摘下眼镜,揉了揉自己的鼻梁,“我不是不喜欢你,我只是怕你坚持不下去,我这个人和你不一样,我没那么洒脱,没办法两手一摊就决定,要是定了,再难我也会一条路走到黑,你懂吗?”梅九亮终于睁开了眼睛,转过了头直视秦霄贤的眼睛,那双眼睛带着点恳求,剩下的都是无奈与包容。

“哈,喜欢就好了。我这个人最好的一点就是,坚持。你看,我再早一点和你说就好了,我真的是,一点也不想浪费了。”秦霄贤把胳膊横在了自己眼前,怀里的猫早就不知道跑到了哪儿去,那双手却握的紧紧的。

梅九亮把他的胳膊掰了下来,看着秦霄贤亮亮的眼睛,然后在他的眼角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你好啊,我的男朋友。”

秦霄贤一愣,之后笑得眼睛弯弯的,露出一口大白牙,大声应了一句:“哎!”

算了算了,哪怕是一掌冷雾,也有人愿意拉着你,在这世上走。

后来队里多多少少也猜出来了一点,倒是有着一致的默契,打趣调侃多了,但从来也不说破,只当自己不清楚内情;俩人也乐得自在,悄咪咪的秀着恩爱。

后来秦霄贤总是回忆,当时到底是什么戳到了他的心坎里,让他突然下定决心要告白了呢?他想了好久也想不出来,倒是越想越觉得梅九亮可爱的不得了,然后随手拿了一个抱枕盖在了自己脸上趴在沙发上发出痴汉的笑声。

梅九亮从另一张沙发上抬头,费解地看向莫名其妙兴奋的秦霄贤,低头问自己怀里的猫;“我怕不是跟个傻子谈恋爱了吧?”两只猫一起歪了歪头,漂亮的眼睛眨了一下,梅九亮被萌得心颤了一下,在两只猫头顶蹭蹭,心思就从秦霄贤身上收了回来,专心的看起了手机。

客厅的灯是梅九亮去选的,“光太白了,看着一点不适合家里用。”之后就换了个暖黄色的,每天猫和梅九亮都喜欢窝在灯下的沙发上,秦霄贤就靠在另一张沙发上看着他们。灯光洒在梅九亮的身上,整个人看起来都懒懒散散的,猫咪躺在他的胸口,一起看着手机屏。不知道是不是不满他一直看手机,大灰转头冲他喵了一下,然后用自己的鼻尖蹭了一下梅九亮的脸,梅九亮低头轻声讲,怎么啦?然后另一只也转了过来喵了一下,蹭了蹭梅九亮的鼻尖,梅九亮笑得温柔,给两只猫一猫一个吻,轻柔的不可思议。

秦霄贤突然想起来为什么那天那么想告白了。是的了,就是这个场景。梅九亮靠在那儿低声和猫咪说着话,然后给了它们一个吻。自己在那一瞬觉得,这就是家了。他在微博上写过一大堆情诗,可事实上他一直找不到那种真正的爱的感觉。他闭上眼想,什么“卿本多情太匆匆,抛却相思泪无踪”的矫情话哪儿比得上现在。这种安定,是风雪夜的归人,是晨曦时的光亮,是亲吻你掌心的温顺狐狸。

一想到这万千世界里,有这一盏灯为自己点亮,那种饱涨的幸福感就要把自己淹没了。

秦霄贤翻了个身,扔下了手里的抱枕,凑到了梅九亮的旁边,然后把自己的脑袋凑到了猫咪旁边,梅九亮转过脸看他,眼神里带了点询问。秦霄贤把两只手乖乖地搭在了沙发边上,冲梅九亮喵了一下,眼睛眨巴眨巴地盯着他的眼睛。梅九亮愣了一下,然后无奈地亲在了秦霄贤的鼻头上,说:“你怎么这么爱撒娇啊。”语气温柔的不得了。

无法拒绝他的,这个人的眼睛太亮了,里面似乎装满了燃烧不尽的热情和喜悦,那种纯粹的亲昵让人难以找到借口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能怎么办呢,这世上生离死别太多,求仁得仁太少,只希望抓住所有的机会,让灵魂有安放之地。

所以,拜托了,请不要离开我的生命。

评论(6)
热度(73)
© 一只滚ww | Powered by LOFTER